新阳新闻>时事>巧借国际动能,配置全球资源

巧借国际动能,配置全球资源

2019-11-08 14:32:35 作者:新阳新闻 阅读:1655

在过去的70年里,巧妙地利用国际动力来分配全球资源是中国现代化建设与国际治理体系互动的主要经验。在每一个时期,中国都将审时度势,抓住发展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宝贵实践,这是今后应进一步发展和坚持的。

智慧说(5)王文章婷婷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现代化离不开国际形势的变化。如何利用国际体系中的各种变量直接影响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总体而言,70年的国际治理体系经历了三个阶段: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激烈博弈、冷战形势的缓和和全球化的新阶段。在国际体系的每次变化中,中国都在“崛起”和“致富”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它也在利用全球化新阶段的势头,配置全球资源,以实现“更强大”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目标。

利用国际势头的三种国家发展

从詹姆斯·罗森诺的“全球动力学理论”、西摩·布朗的“世界整体主义”、托马斯·弗里曼的“全球系统理论”、沃勒斯坦的“世界系统理论”到哈贝马斯、乌尔里希·贝克的“全球系统建构理论”和迈克·费舍尔·柊司的“全球文化整合理论”,许多欧美学者都在试图解释和理解全球化背景下国内发展与国际体系之间的联系和整合。在中国的背景下,这是全球“趋势”和国内“事件”之间的关系。

国家发展与外部因素密切相关,特别是自1500年大航海时代开始以来,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国家内部治理与国际治理体系之间的互动变得更加频繁。第一位提出“全球化”概念的学者奥尔多·莱维特(Aldo Levitte)在他的文章《市场全球化》中指出,全球化的影响深刻反映在国家发展的各个领域。充分利用全球化的影响对国家的发展至关重要。

历史上,一个国家对国际体系“权力”的使用一般分为三种情况。一是“逆势”,即当国际“大势”与国家的“大业”背道而驰时,如果国家能抓住转瞬即逝的机遇,就能在高风险中实现国力。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主权国家体系形成,各国的民族和主权意识觉醒。为了争夺利益,大国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19世纪初,法国的拿破仑逆潮流而动,一度创造了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霸权。然而,当“逆势而上”时,有必要对形势进行评估,张驰应该小心谨慎。否则,如果扩张过度,它很可能会失去所有的成就。1815年,在七次反法战争之后,欧洲主要国家签署了《维也纳公约》,重建后拿破仑时代的国际秩序。

二是“利用形势”,即顺应国际体系的安排,实现国家的快速发展。自18世纪以来,欧洲主要国家经历了工业革命。国力的产业化已成为国际体系中的必然趋势。此后,美国、俄罗斯、普鲁士和日本相继觉醒,顺应各国工业化的大趋势,成为世界强国之一。

第三是“运动”,即国家在自身实力评估的基础上建立或改革原有的国际体系。在20世纪中叶,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是胜利者,都选择了聪明的战争时间来最小化损失和最大化利润。1945年,美国经济约占世界总量的一半,二战后开始重塑国际经济、贸易和金融体系。

可以看出,国际体系与国内发展有微妙而微妙的互动。平衡地把握这种关系不仅可以促进国家的发展,而且可以建立一个对国家有利的国际体系。相反,它将导致矛盾加剧,导致国际混乱和国内不稳定。20世纪下半叶,美苏之间的冷战、权力的消长以及国际体系中权力分配的微观调整不断考验着两国决策者的智慧。20世纪80年代以来,苏联领导人代际更替频繁,在把握国内外两大大局上屡犯错误,最终导致国家解体,国际治理体系进入多极化的新时代。

新中国70年现代化与国际治理体系的三个阶段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经历了两轮工业化失败,与国际治理体系的互动相对被动。清朝末年,中国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成为帝国主义原材料和市场的附庸。19世纪60年代以后,开始第一轮工业革命的中国“洋务运动”以失败告终。辛亥革命后,没有外交手段,国民政府仍然无法改变弱国的状况。第二轮工业化也出现了“先天营养不良、后天畸形”的情况。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决策者开始以独立的民族身份和巧妙的时机,重新启动与国际治理体系长达70年的博弈。尽管时不时会有收益和风险的损失,但总的来说,新中国国内现代化与国际治理体系的互动是良性的。一般来说,游戏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77):逆潮流而动,通过两极分化的国际治理体系实现工业化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基于联合国的雅尔塔体系塑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秩序。在当时美苏争夺霸权的国际治理体系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采取政治镇压和经济封锁来遏制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新中国既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基础,也没有启动现代化的人员、技术和设备。社会建设需要从头开始,必须依靠外力。作为一个东方集团国家,基于意识形态和国内现代化的需要,新中国在参与国际治理体系的初期采取了“片面”的立场,为贫困社会进行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历史机遇。

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完成与苏联的援助密切相关。新中国成立后,苏联在经济、国防、教育等一系列领域给予中国援助。出于美苏争夺霸权的战略考虑。最大的是“156个项目”。据统计,仅在1953年,苏联就向中国提供了1198份科学文献和技术资料,接收了1100名中国留学生。从1950年到1957年,仅中国人民大学就聘请了98名苏联专家,完成了101种教材和讲义的编写。在中国现代化的初级阶段,苏联对华援助在中国完成“十五”计划和建立健全社会主义工业基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世纪50年代末,中国开始积极影响国际体系的演变,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与此同时,苏联推行沙文主义,中苏关系破裂,苏联专家退出中国。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已经进入自主探索的状态。从那以后,中国克服了许多困难,勒紧了腰带,开始了自己的现代化建设。在经济、军事等诸多领域,如“两弹一星”、重大水利工程和产业链基础等,都没有取得突破。在国际社会的封锁下,中国在独立探索现代化的道路上走了一些弯路,但为其长期发展奠定了现代基础,扭转了近代以来国家的衰落,维护了国家尊严。

第二阶段(1978-2012年):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国际治理体系相互受益。

改革开放后,中国开始了新一轮现代化探索。在国内,政治领域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以稳定国内政治局势,确保社会环境的稳定。在经济领域,提出“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思想领域,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提出“两只猫”理论,努力消除“姓子、姓社”的争议。

对外而言,和平与发展被明确界定为时代主题,推动中美走向缓和。中国正以开放的态度逐步参与全球治理。随着中国与世界主要经济体关系的缓和,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大量外资流入中国,为中国现代化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截至2007年,中国连续16年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接受国。

随着全球化的大趋势,中国经济总量快速发展,人均国民收入翻了一番。中国实现了工业化和制造业的快速崛起,逐步融入以经济、金融和贸易为核心的国际治理体系。大约在2013年,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和最具活力的制造中心,生产了世界上一半的钢铁、60%的水泥和超过25%的汽车。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利申请国,超过了日本和美国的总和。中国也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国力的提高也促进了国际治理体系的演变。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中国承诺不使人民币贬值,成为亚洲局势稳定的砝码。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加速了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趋势。“世界500强”的进入给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带来了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技术和人才,也从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利润。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体育赛事之一。同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中国是拯救这场危机的主要力量,也是世界百年一遇金融危机的重要力量。

在第三阶段(从2013年至今),势头已经形成,中国的现代化为全球治理贡献了中国的智慧。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逐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不断宣布重大政策,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积极融入和推动全球经济格局发展。在政治领域,继续增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继续深化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努力通过促进经济结构转型释放经济发展潜力;在思想领域,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随着智能革命的到来,中国经济迅速抓住了将机械化、智能化和信息化融入社会发展的机遇。中国有效协调国内外市场,利用国内外优势资源,整合国内外资本、技术、人才和市场,促进高质量发展。联合国《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Global Investment Trend Monitoring Report)显示,2018年,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和最大外资流入发展中经济体。

目前,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世界工厂,是世界经济总循环的“引擎”,带动全球贸易“供应链”和“采购链”循环,并作为贡献者不断回馈国际经济治理。中国在2013年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沿线国家提供了致力于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国际公共产品。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430亿美元,其中156.4亿美元新增到“一带一路”共建国家的对外非金融直接投资中,解决了数百万个全球就业岗位。2016年以来,中国主办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国际合作“一带一路”峰会、上海合作组织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国际进口博览会等。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中国不断为国际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探索力量。

现代“工业”与国际“趋势”的协调

新中国70年的历史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从国家的内部演变来看,70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现代化的历史。这个国家经历了“崛起”、“变富”和“变强”的过程。从外部沟通过程的角度来看,70年的发展历程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过程,经历了从强有力的夹缝生存到融入世界发展,再到完善全球治理的过程。中国人民告别“殴打”,然后“挨饿”。现在,他们正面临着因告别世界对中国的误解和误读而被“责骂”的过程。

从历史的纵向来看,过去70年来,中国的现代化与全球形势密切相关。从历史发展的纵向来看,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在国际压力下实现了民族解放,建立了统一的国内市场,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基础。土地改革和农村合作运动组织了中国农民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乡镇企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改革开放前10年,乡镇企业数量增长12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近14倍。它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从14%上升到近50%。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顺应全球化趋势,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工业革命,呈现出阶段性发展的特点。一是建立了轻工业生产链,呈现出规模大、劳动密集型、生产和出口大量轻工业消费品的特点。自1998年以来,中国工业化进入了基础设施、高速铁路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阶段。2013年,中国铁路服务里程超过10万公里,高速铁路服务里程超过1万公里。中共十八大前夕,中国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制造中心,处于全球贸易流通的核心。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工业化的巨大发展,为新时期中国发展的转型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国已经开始朝着高质量、智能化和生态化的新一轮工业化迈进。

从历史的横向维度来看,中国的现代化与国际治理体系已经良性互动了70年。新中国成立后,“打扫卫生,邀请客人”和“片面”等外交政策为中国的现代化提供了机遇。在苏联经济、军事和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帮助下,中国很快建立了现代发展的工业基础。中国在国际治理中一贯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中苏关系后期破裂后,中国克服重重困难,继续推进现代化建设。尽管遭遇挫折,中国在一些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进一步巩固了在国际治理中的独立地位。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迎来了历史发展的新机遇。它确定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并逐渐开始积极融入世界经济循环。从以苏为师到全面学习世界最先进的生产力,不仅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而且吸收了世界先进生产力的有益经验。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大繁荣时期。中共十八大后,中国经历了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将国家现代化融入全球发展趋势,为全人类的事业发展做出贡献。

可以看出,在过去70年里,巧妙利用国际势头分配全球资源是中国现代化建设与国际治理体系互动的一个重要经验。在每个时期,中国都将审时度势,抓住发展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宝贵实践。它应该进一步发展,并在未来持续下去。只有这样,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能真正实现。

(王文,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学院执行主任,丝绸之路学院副院长,国务院参赞处金融研究中心教授、研究员;张婷婷是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学院助理研究员)

贵州11选5 福建快3 搜狐彩票网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新闻排行

新闻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