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阳新闻>国际>弹劾特朗普:是“水门事件”还是一盘大棋?

弹劾特朗普:是“水门事件”还是一盘大棋?

2019-11-08 10:55:42 作者:新阳新闻 阅读:844

谁的血正从刀刃上滴下来?

9月24日,在世界领导人面前,特朗普在联合国讲台上批评了这个国家和那个学说。他声音嘶哑,脸色有点难看。

事实证明,当总统在纽约宣读一篇演讲时,79岁的议会议长佩洛西夫人精神矍铄地站在华盛顿国会山的讲台上,向电视摄像机宣布——

众议院已经正式对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

此刻,佩洛西奶奶皱起眉头,她的妆很精致,她说了很多特朗普的“三次背叛”等等。关键是他不应该利用他的权力去调查民主党目前的头号总统候选人拜登,并阻止国会的审讯。

Balabala...后来人们“挖坟墓”说:佩洛西在1998年说了什么?你说,“出于报复而弹劾总统是不公平的。”当时,总统是克林顿,佩洛西是众议院的少数党领袖,两人都是民主党人。

佩洛西并不认为自己是“双重标准”。有人说她就像一个等待猎物很长时间的猎人。如果她不轻易开枪,她会开枪的。

是的,弹劾的证据“摆在桌面上”:

8月12日,美国情报检查员阿特金森(据信是亲民主的)收到了“告密者”(据说是情报官员)的匿名举报,称特朗普在今年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中“说了不恰当的话”。

监察长进行了初步调查,发现这是真的,但代理情报总监马奎尔(前总监丹·科茨(Dan Coats)当时即将离任)认为这是总统的特权,要求不要公开。监察长通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亚当·希夫打电话给代理情报主任作证,但白宫拒绝合作。《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其他知名媒体纷纷效仿,称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谈话前一周下令冻结对乌克兰的4亿美元军事援助...

“启示录”后,特朗普先是表示媒体诽谤了他,随后(9月20日)承认在电话中谈到拜登的儿子,四天后证实他冻结了近4亿美元援助乌克兰——美国为什么要为此买单?为什么德国和英国不能出来?

乌克兰外交部长和总统否认受到特朗普的压力,但美国驻乌克兰特使于9月27日辞职——似乎“不可抗拒”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包括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内的三个委员会将联合调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Giuliani)在马德里与乌克兰总统助理的接触以及案件的范围。其他三个委员会也在忙于寻找证据,以便在其他案件中“判定”特朗普有罪。

哇,“当代水门事件”终于瞥见了它。

然而,当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Zelenski)的电话通话记录(见文章末尾附录)公布时,一些温和的民主党议员感到失望。在这之后,恐怕仅仅使用“打自己的脚”这个短语是不够的。

在最新的漫画中,象征民主党的驴子在刺穿特朗普腹部的角度用刻有“弹劾”字样的长刀刺伤了特朗普的背部——刀刃正在滴血,但不幸的是没有到达另一边。驴子问:“我抓住他了吗?”

民主党放弃汽车保险?

9月28日,佩洛西奶奶说了一句有意义的话——根据国会授权追究总统的责任比政治更重要。国会山报纸认为,佩洛西的言论表明,如果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能够成功推进,即使在2020年的选举中,民主党也值得“失去众议院多数席位”。

这个令人沮丧的声明怎么会突然出现?“国会山”错了吗?

不!根据9月初的一项民意调查(希尔-哈里斯民意调查),民主党在众议院选民的投票意向中仅领先5个百分点,低于8月份两位数的领先优势。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表示,共和党只需要19个席位就能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这低于民主党赢得2018年中期选举所需的席位数。

换句话说,如果民主党不采取激烈行动,或对激进党弹劾总统的呼吁充耳不闻,奶奶能否在两年后发言?

因此,温和派佩洛西决定孤注一掷,即使这吓跑了许多最初支持她的选民。果然,在最新的希尔-哈里斯民意调查中,公众舆论开始支持弹劾特朗普(47%对42%)。

然而,路透社也有更广为人知的民调显示,只有37%的选民支持弹劾特朗普,这低于“全俄罗斯”调查报告发布后的比例。

这很难。

有人说,在特朗普的下一场大赛中,个人角球的结果并不重要。关键是整个游戏,它将颠覆由民主党、主流民意和民意调查三位一体控制的话语权。是这样吗?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细节:

9月26日,代理国家情报局长马奎尔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说,他尚未调查指控信的真实性,也不知道检察官的身份。

特朗普当天在推特上表示,检察官只有二手信息,他们的指控不可信。

什么意思?民主党议员认为这个所谓的“告密者”真的是由于缺乏谨慎吗?

不一定。民主党可能不是盲目攻击,而是被迫反击。

乌克兰所谓的“召唤门”(call gate),看似特朗普“进入俄罗斯”的延续,实际上是“进入俄罗斯”调查方向的逆转,即特朗普团队正在“检查”民主党的非法行为,从而触及民主党的敏感神经。

民主党议员毫不犹豫地“牺牲”前副总统拜登的选举前景,暂时引爆这颗可能危及民主党政党运动的定时炸弹——放弃汽车,在民主党认为安全的“弹劾调查”中保护总司令。

当然,许多人不得不质疑这个结论。他们认为民主党设法召集了该党三分之二(186名成员)的代表支持弹劾。在佩洛西动员后,它突然获得了众议院半数(218名成员)的通过。军队的士气大大提高了。如何计算和放弃它来保护指挥官?

其他人说,拜登肯定已经成为“炮灰”,但特朗普已经成为被弹劾的美国第五任总统,他未来的精力肯定会参与其中。他无意竞选公职。他会输的!

总的来说,特朗普和拜登因此“都受到了伤害”,这并没有错,但并不切中要害。

这部跨国调查剧涉及乌克兰、俄罗斯、美国、以色列和其他国家。其实质是,乌克兰作为欧美对抗俄罗斯的前沿战场,吸收了太多的政治和经济资源,成为强国赚钱、神秘组织躲藏的灰色地带。

你可能没听说过保罗·马纳福特,他曾是几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顾问,在成为特朗普的竞选经理之前,曾为乌克兰前“亲俄罗斯总统”亚努科维奇的竞选和外交提供过“建议”。然而,与马纳福特共事数月的经历已经成为特朗普在“俄罗斯通行证”(Russia Pass)调查中反复提到的污点。

与马纳福特数千万美元的咨询费相比,拜登的“花花公子”亨特并不意外地从乌克兰最大的私人天然气公司获得报酬(每月5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拜登无视对利益冲突的批评,利用美国政府10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迫使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取代调查亨特天然气公司的最高检察官,并公开吹嘘他后来的大胆。"虽然我是副总统,但你可以打电话给奥巴马,看看我说的是否算数。"

拜登还抛出了一个全国性的诅咒:“我告诉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如果他不在六小时内解雇司法部长,他就不会得到10亿美元的贷款。他终于同意了,狗娘养的。”

事实上,亨特的外国现金并不是关键。这种“强大的第二代”一直是一些大公司追求的目标。美国每年对乌克兰的援助达4.5亿美元。总会有经理和说客。从中取水没什么。

“贵族闲养”是小事,而充当“保护伞”是大事。拜登对乌克兰的压力极大地损害了他建立“公正处理”外交关系的信誉。共和党自然会追求他,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在下降。

拜登真的不可能吗?

拜登不是坏人。他的家人(他的妻子、女儿和大儿子)应该为他们接连意外死亡得到同情,但他对他的小儿子太宽容了。

一名网民说:“拜登的儿子亨特是一个顶尖的渣男。当他年轻的时候,他有各种各样的毒品。他因吸毒被开除出军队。之后,他释放了自己,犯下了各种罪行。他的妻子将吸毒、卖淫、家庭暴力和逃税告上法庭。最后,老拜登不得不用钱来解决他们。更有甚者,在这个时候,我的大哥得了癌症,并且和他的大嫂通奸。天哪,真是无耻。!”

当然,这篇文章不能被证实。例如,关于卖淫,亨特解释说,电子邮件的名字被盗用了。军方没有明确表示滥用毒品,但让他退休了。亨特和他的嫂子在他们的大哥死后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这看起来有点模糊,但外人不能肯定。

然而,拜登民意支持率的下降不能仅仅归咎于他的小儿子,也要归咎于他的晚年,如“健忘症”、“口误”和“眼睛充血”。

拜登说错了单词,拼错了句子很多次。埃尔帕索和代顿枪击事件发生后,他错误地将枪击事件称为“今天休斯顿的悲剧和昨天密歇根的悲剧”,而枪击事件实际上分别发生在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和俄亥俄州的代顿。

拜登在新罕布什尔州拉票时也错误地说了“去佛蒙特州”。他在新罕布什尔州讲了一个故事:他去了阿富汗的库纳尔省,并向一名海军上尉颁发了一枚银星勋章。船长跳下悬崖去救一个战友。上尉说他不想要奖章,因为他的战友已经死了。

但是没有这样的事情。拜登混淆了三件事:

首先,他确实参加了颁奖仪式,但是是士兵而不是上尉获得了这个奖项。其次,他确实给了人们奖牌,接受者说他们不想要奖牌,因为他们的同志已经死了,但是那个人没有跳下悬崖,而是把他的排长从车里救了出来。奖牌是铜星,不是银星。第三,确实有些人跳下悬崖去救他们的同志,但是这个奖不是他给的,而是奥巴马给的,不是海军上尉,而是陆军中士。

在这次选举的第三次民主党辩论中,拜登错误地称他的对手桑德斯为“总统”拜登早些时候告诉媒体,他反对美国在战争开始时入侵伊拉克。他的发言人后来说拜登“说错了话”奥巴马的高级助手表示,拜登对其先前政策的修改将对他的声誉造成更大损害。

特朗普经常拿拜登开玩笑。他在巴尔的摩的演讲中说,如果拜登成为总统,当他与外国对话时,他正在打瞌睡,对方叫醒了他。拜登睁开眼睛说,“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另一方说:你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签名。

另一次,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乔·拜登(Joe Biden)只是说,“我们相信真相,而不是真相”。有人真的认为他精神上适合当总统吗?我们正在一个巨大而非常复杂的世界里“玩耍”。乔对此一无所知!

在这些“失误”之后,拜登的平均民调支持率从他宣布当选时的41%下降到20%以上。昆尼皮亚克大学最新的美国民调显示,伊丽莎白·沃伦在民主党选民和独立选民中领先拜登27%。这是拜登第一次登顶。

此外,沃伦还在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领先拜登22%至20%和27%至25%。尽管拜登在美国的平均民调中仍然领先,但他已经失去了先前两位数的优势。

鉴于学生是民主党投票站中最活跃、最激进的群体,拜登之前不温不火的表现将让这个活跃、最激进的群体离他越来越远。因此,即使他知道因乌克兰调查弹劾特朗普不利于他的当选,他也会宣布支持弹劾调查。

被黑客攻击的服务器在哪里?

特朗普在电话中要求乌克兰新总统泽兰斯基“帮忙”时,他提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调查拜登和他儿子在乌克兰的活动,而是指向一家拥有谷歌股份的神秘跨国公司(该公司总裁曾在奥巴马政府工作,创始人出生在俄罗斯)。

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对“俄罗斯政府是2016年大量民主党电子邮件失窃的幕后黑手”的结论进行了调查(与此同时,前英国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开始撰写反特朗普的文件,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助手),这一结论被奥巴马领导下的情报机构多次引用。

问题是,没有一个美国情报机构能够访问民主党的服务器——该服务器记录了该党众多违法证据,摧毁了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窃取邮件的疯狂之物”的梦想,并保存了真正黑客的下落——据信掌握在众目睽睽之下。

但决心澄清“全俄罗斯”政策不满的特朗普认为,这是在乌克兰,与乌克兰最富有的人之一(涉嫌维克多·平丘克,他向克林顿基金会捐赠了1000多万美元)有关。

因此,特朗普在电话中与泽兰斯基谈及“俄罗斯通行证”调查的来源,并试图夺取民主党的“生活通行证”。

出生时是喜剧演员的Zelenski也不简单。他和他的金牌得主都是深受以色列影响的犹太人。可以说,亲以色列的特朗普无论如何都不会得到“回报”,也不需要白宫威胁冻结4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然而,讨好特朗普是一回事,调查民主党的“命运”又是另一回事。这不仅有冒犯民主党的风险,民主党已经派参议员警告乌克兰,而且也暴露了它与以色列的关系,这不利于长期执政。在奥巴马任期内,美国驻基辅大使馆向乌克兰检察官施压,要求他们放弃对一个与自由派大亨乔治索罗斯关系密切的组织的调查。

因此,刚刚在4月份赢得选举且尚未宣誓就职的泽兰斯基(Zelenski)没有承诺会见特朗普的代表朱利安尼。后者不得不暂时取消5月9日对乌克兰的访问,并于7月转到西班牙与乌克兰联系。

朱利安尼是前纽约市长和兼职游说者,以直言不讳著称,并多次在推特和电视上呼吁乌克兰调查亨特·拜登。事实上,在高层圈子里,每个人都知道规则和细节。如果特朗普真的想扳倒拜登,他应该通过秘密调查获得证据。他的知己为什么要大惊小怪,吓他一跳?

那么,谁是这部看似“完全符合弹劾启动程序”的剧的观众呢?该剧讲述了“总统滥用权力谋取私利”、情报总监“压制内部监督”以及总统对碎玻璃的闪烁其词?

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民主党的宣传机器。美国媒体90%是民主党的,所以一旦他们封锁了一条新闻,特朗普将基本上不得不依靠推特、福克斯新闻和几个右翼新闻网站来“锁定”它。让“人民的敌人”走进这个“舆论陷阱”,帮助特朗普宣传拜登丑闻和民主党的幕后黑手,否则事半功倍。

为了让媒体“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拜登的行动与乌克兰,特朗普提出了“利用援助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和“施加压力”等相似性问题,愿意放弃暂时的名声,以达到对方媒体的“双向杀戮”效果。

另一个可能的答案是美国的基层调查力量。在上一次大选中,基层调查力量制作了揭露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偏见报道的视频,并抛出了希拉里·克林顿删除的电子邮件备份网站的调查线索,以帮助特朗普完成对希拉里·克林顿的攻击。目前,还需要基层调查力量来启动众筹。

乌克兰政府和美国司法部可能会被绑在背后(美国司法部长巴尔说,他没有像特朗普在电话中说的那样被任命调查乌克兰),所以民事力量没有那么顾忌。

美国不是白莲花

特朗普公开呼吁乌克兰政府调查美国内政时,不怕让俄罗斯人发笑吗?

特朗普不怕,2017年在椭圆形办公室告诉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和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基斯利亚克(Kislyak),他不担心莫斯科会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因为美国在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这是真的,但这让白宫官员显得极度紧张。

回顾历史,20多年前,一群俄罗斯寡头雇佣了一群美国选举专家来“拯救”似乎没有连任希望的叶利钦总统,并让他们躲在克里姆林宫的豪华酒店里提供建议。这可能是美俄参与彼此选举的最早开端。

一个国家干涉其他国家选举的历史较长。莫斯科参与邻国的选举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初。在东欧国家一个接一个地建立苏联模式之前,那里有真正的多党选举,许多联合政府诞生了,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冷战期间,苏联的意识形态鄙视选举政治,但这并没有让西方国家担心自己的选举渗透。一些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不得不担心拥有苏联武器的游击队。

翻开历史的这一页后,当普京试图恢复莫斯科的传统势力范围时,他周围掀起了一股颜色革命的浪潮,就像某种大国竞争的循环。最后,甚至普京也觉得希拉里·克林顿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正在俄罗斯煽动抗议。

在互联网时代,网络水资源的远程干扰比“外包”选举难题更为普遍。在特朗普和马克龙的选举中,有外国游骑兵的影子。有些人已经成功了一段时间,有些人已经智胜了自己。正常的情况是,索罗斯和班农都在欧洲推进各自的选举议程。

与其保证将这些“外国势力”与外部世界隔离开来,不如让他们接触选民敏锐的眼睛。

最后,回到弹劾争议的根源,读者应该注意到,在特朗普被乌克兰“报道”调查拜登的案件中,美国总统的做法并不不当,但在选举的攻击和辩护蔓延到国界的客观环境中,这并不令人愤慨。

三名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敦促乌克兰官员与“俄罗斯通行证”特别检察官穆勒合作,调查特朗普。希拉里·克林顿还利用前英国特工斯蒂尔操纵特朗普的黑色材料。

此外,在解密的通话记录中没有构成指控证据的“压力”或“交换”(因此民主党人怀疑他们不是在看原件)。充其量,这是对巨大权力的滥用。这与众议院弹劾行动指出的违法行为的严重性不同。

当然,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美国不是一个“白莲花”。至于特朗普的“俚语”有多黑,让我们仔细阅读原文(应该注意的是,这张唱片是由语音识别软件生成的,由几位记者和专家对照电话录音进行检查,不是逐字逐句的完整版本)。

附录:特朗普7月份“召唤门”记录摘要

我想告诉你:当我赢得总统选举时,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祝贺我;当我的政党赢得议会选举时,你第二次打电话给我。我想我应该经常跑步,这样你可以更经常给我打电话,我们也可以更经常打电话。

事实证明,尽管从逻辑上讲,欧盟应该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伙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pk10注册送58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

新闻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