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阳新闻>娱乐>《老酒馆》真的是被黑了吗?过于可惜的半部好剧

《老酒馆》真的是被黑了吗?过于可惜的半部好剧

2019-11-12 15:38:41 作者:新阳新闻 阅读:3081

北京青年报

《午夜食品店》的国内改编总是“不听话”,但最近我惊喜地发现了《午夜食品店》的“民国版”的浓郁味道——国产剧《老酒馆》(Old Tavern),这是《闯关东》故事的“延续”。在经历了一次传奇的、激动人心的、崎岖不平的东北之旅后,故事的主人公陈淮海来到中国东北的大连定居下来,并建立了一家老酒吧。从那以后,各种各样的人轮流出现在老酒馆的舞台上。虽然前后有好坏之分,但仍值得讨论。

“时代戏剧”的“时尚”语法

如今,“时尚剧怎么可能有内幕消息”和“时代剧怎么可能变得时尚”可能是国内电视剧要想赢得好名声和好流量,赢得胜利和喝彩就必须面对的命题作业。就历史剧而言,所谓的“时尚”并不是字面上的“追赶时尚”,而是指在观众中最大限度地延伸可及性。换句话说,这不是“和奶奶玩”,而是“和奶奶玩”。对叙事的要求是用更普遍的“话语”将今天的观众缝合到历史叙事中,即时代的宏大命题和民族命运的个性化叙事。在今天的审美范式中,个人体验的重塑首先拒绝了一种“有害的”痛苦。

在这方面,“老酒馆”可以被视为一个相对成功的尝试。继《老农》和《老中医》之后,高满堂最新三部曲《老酒馆》也是他与陈国保的第六次合作。牛倩、程煜、龚汉林等“老演员”也加入进来,这实际上提高了公众对这部戏的期望。就前20集的表现而言,老酒吧“抓住”了这种期望,它的初始收视率和收视率也产生了优异的结果。

《老酒馆》(The Old Tavern)的故事始于20世纪初,以这个小酒馆为舞台,在中国贫穷和软弱的背景下,上演了一出“世界的兴衰和每个人的责任”的大戏。之所以被称为民国版的“午夜食品店”,并不是基于美味的食物,而是基于博物馆中独特的人类情感的“中国风味”。如果说《午夜食品店》的每一帧都展现了日本风格的温暖和疗伤,那么《老酒馆》就在“老歌剧骨头”脸上的皱纹和充满故事感的眼睛里,植入了“中国文化精神”:规则、信仰和人情。

“讲好中国故事,体现民族精神”可以说是近年来文艺创作追求的“热点”。然而,很少有人真正做得很好。其中大部分是对这种抽象概念的枯燥描述,并成为口号式的堆栈。“老酒馆”的价值在于在许多单元情节中对“小人”的刻画,牛倩扮演的“规则”一词中的“后两个”,面冷心热的“老警察”,乞讨食物时仍在谈论“半个书生”角色的说书人,仍梦想着“做皇帝的忠实大臣和好将军”的长者,以及渴望人间烟火但从未失去自由的最后一个皇后...

他们有自己的人格缺陷和人性弱点,甚至是时代的局限。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社会机器留下的弱势群体。然而,正是这些“普通”和“不完美”的解释,以及创作者对生活“粗糙边缘”的精心剪裁,在“醒着的时候”唤醒了屏幕内外的人们。在那个命运不确定的时代,小个人付出了什么代价?这是对那个时代个人命运的观察。这些单元剧中的短命角色最终被视为对酒馆“幕后”的告别。他们情绪化、克制且抒情。它是“哭的时候哭,声音并不悲伤或痛苦;笑的时候就笑,永远不要把任何东西和虚无混在一起。”

不同于过去的“苦涩的感觉”叙事,它直接美化和提炼牺牲,然后把个人的声音卷进时代的喧嚣。《老酒馆》聚焦于“人”的时代和历史选择。这些不完美的配角保留了一些人类情感的表达。人性的弱点使他们更可爱。因为他们的故事是由“人性”而不是“道德力量”的真正逻辑驱动的。当观众投射和替代角色时,他们会在角色的命运中共同感受到“积贫积垢”的“别无选择”局面。他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对牺牲的钦佩,还有对生命更直观和具体的崇敬,这是对身体记忆水平的深刻认识。

相比之下,作为整部戏剧中的“箭城垛”和故事的交汇点,由陈国保扮演的陈掌柜由于过于完美的人类环境而显得有些“低人一等”。虽然演员们贡献了足够的表演技巧来支持这个角色,但作为理想人格的完美体现,这个角色缺乏真实的温度。这可能是“年龄剧”传奇要求的副产品——一种“开放和挂断”的生活体验和“出轨”故事的隐患。

多可惜的半部好戏

在故事的后半部分,这种担心确实变成了现实。随着剧中的“老酒吧”扩张成为一家大餐厅,叙事的野心从像“扩张”这样的普通人变成了由陈掌柜的“英雄传奇”,既不咸也不甜的“老酒吧”的醇厚味道也随之改变。许多观众选择放弃戏剧《老酒馆》(The Old Tavern)在前半部,而《陈经理和他的女人》在后半部。比分也降到了7.5分,这是观众们感到的失望,他们在上半场就全神贯注于比赛。

年代剧的范式可以概括为:“以严谨的态度写历史,以传奇的态度写人”。现实主义在《老酒馆》的前20集里被小人高度地完成了。然而,这种传奇般的技巧突然让观众沉浸在一种严肃的历史感中,通过一种“滑稽”的技巧从戏剧中“拉出”。例如,在抗日故事的后半部分,陈掌柜为儿子报了仇,而在后面的三个女人,顾三妹,小棉袄和小晴天,情节安排更是跌宕起伏,但却使用了“有些儿戏”的逻辑。缓慢的步伐也给人“注水”的印象。正如一些网民所说:“我越到后面,就越不想看。下半年的情节刚刚拼凑起来。”

而主要扮演这些角色的角色:小棉袄、小晴天、小金手和桦树也成为另一个争议焦点。一方面,它来自于对表演技巧的质疑:虽然戴着“第二代明星”的光环,但年轻演员无法赶上“老戏骨”,使得他们所扮演角色的纠结和痛苦显得过于肤浅,几乎难以察觉,难以打动。另一方面,这些承载着传奇和戏剧要求的角色,由于过分追求戏剧冲突和情节逆转,缺乏合理的戏剧冲突,只能使人们不断地投入戏剧。因此,“老酒馆”从主要戏剧发展到“老年偶像剧”。

从编剧高满堂的写作背景来看,这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传奇”的问题。未能写出女性戏剧和爱情戏剧可能是这个问题的深层原因。在高满堂的最后一部作品《爱的前沿》中,也出现了带着“扰乱人心”的感觉与时俱进的“勇气”表达。他称该剧为“让年轻人相信爱情,让他们理解爱情,珍惜爱情”,最终被观众评价为“破坏三种观点”。它“塑造了一个一生只有爱的女人,她可以为爱牺牲一切,包括他人利益的安全,迫使他人冒着生命危险帮助她追求所谓的爱。"

这不是一个不合理的批评,它用“三种观点”缩小了创作范围,也不是导演所说的豆瓣的得分下降“变黑”。牛倩的《第二两》,龚汉林的说书人,冯恩鹤的祖父,这些角色是《老酒馆》获得高声誉的基础。然而,当群体形象的“现实”场景被“传奇”场景所取代和填充时,剧情前半部分被拒绝的“苦涩”逻辑又被回忆起来,感受到“背叛”的观众当然可以选择感叹:“多可惜,这是好的一半。”

上海快三 江苏11选5投注 1分钟pk10

新闻排行

新闻推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