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mk
保健食品 有机食品 牛奶 饮料 咖啡 糖果 零食 米粮 果蔬 调味品 食用油 保健酒 啤酒 进口洋酒 进口红酒 城市站国家馆

亲爹被儿子赶出门,伊利创始人年龄大了却被赶走了!

来源:搜狐网   添加时间:2018-04-03 17:52:57

和绝大多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一样,伊利股份从当初仅有100多人的小厂发展至今天国内乳品行业的龙头企业,郑俊怀对伊利功不可没,可以这么说,没有郑俊怀就没有伊利股份。然而最终郑俊怀却因动用公司资金进行MBO(管理层收购)黯然落马。

在国退民进的产权改革中,由于没有制度上的保障和规范,几乎所有企业的产权变革都变成了一场巨大的冒险,是与非、合法与非法往往没有清晰的界线,企业家的命运突然变得无比的凶险和莫测起来。郑俊怀的命运让人在多年后仍然唏嘘不已。

从畜禽厂走出来的奶厂厂长

1950年,郑俊怀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由于父亲早亡,一家全靠母亲做针线活维持生计。贫寒的家境令他自幼发奋读书。1976年,26岁的郑俊怀被提拔为呼市国营畜禽场副书记、副场长。4年不到,他又出任呼市奶牛公司招待所所长。在这里,他展现出了最初的“企业家精神”。

在有心人眼里,处处皆是机会。

经过一番调查,郑俊怀决定在招待所开早点铺,每月花70元的“高薪”请当地有名的老师傅在店里炸油条,经营起吃油条喝鲜奶的生意。这个小小的早点摊从第三天开始,居然排起了长队,一个月下来挣了两万多元。这在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是个不小的奇迹。1983年1月,郑俊怀临危受命,赴任呼市回民奶食品加工厂厂长一职。那时的奶食品厂是呼市远近闻名的“烂厂”,工厂的主营业务就是生产一毛钱一根的冰棍。当目睹到整个工厂的荒凉景象后,郑俊怀并没有气馁。他决心改变眼前的一切,使回民奶食品厂起死回生。

 

郑俊怀果然给这个“烂厂”带来了新变化。严格管理、考察市场、引进技术设备、公开招聘等一系列的手段使得奶品厂的经营逐渐步上正轨,工厂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不少员工至今还记得郑俊怀上任不久,泪流满面地讲述自己的母亲在贫困中如何支撑一个家庭,号召职工艰苦创业的场景。

奶品厂有起色,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郑俊怀在呼市率先搞起了承包制。大锅饭被打破,人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热情被充分的激发了出来。工厂当年就打了一个翻身仗,实现扭亏为盈。两年后,回民奶食品厂在呼市食品行业中脱颖而出,成为乳制品企业的领头羊。

任职伊利

1992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再度吹拂大江南北。身居北部边陲的郑俊怀也感受到了时局的变迁,决定着手对回民奶食品厂进行股份制改造。然而在当时,这一想法还太过超前,人们在背后议论纷纷。面对重重困难,郑俊怀破釜沉舟,展现出了极大的战略勇气。他毅然放弃了在政府部门副处级的兼职,横下心来“为企业寻找一条真正的出路”。这在“官本位”思想十分严重的当年,实属罕见。此外,他还发动领导班子集体表态:“如果同意改组股份制我们就继续干下去,如果不同意改,我们就集体辞职。”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呼市市政府于1993年2月14日,批准回民奶食品总厂改组为股份制企业。同年,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组建完成。与股份制改组前相比,企业的净资产总额增长了118倍,销售收入增长了79倍。

郑俊怀乘胜追击,又推动伊利股份在1996年登陆上海证交所,成为全国乳品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他雄心勃勃地为伊利定下了新的发展目标:2010年进入世界乳业20强。

错把伊利当做自己儿子

对于郑俊怀的功绩,集团内部甚至有员工评说,伊利无异于郑俊怀养大的“儿子”。当光环包围着郑俊怀之时,危险也在暗暗靠近。或许,这位二十年如一日把伊利扶持壮大的企业家,真的错把伊利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至少想把它变成自己的“儿子”。

眼看企业一天天壮大,特别是昔日副手牛根生创办的蒙牛乳业势头惊人,郑俊怀对伊利的控制欲望越来越强烈。彼时的郑俊怀50岁上下,他渴望延续但又害怕失去,“拿得起却放不下”的心理往往会主导他的决策。

1999年底,郑俊怀提出成立几家公司用于收购伊利股份的社会法人股。与众多的MBO一样,郑俊怀也面临着资金匮乏的难题。郑俊怀想出的法宝就是乾坤大挪移,套用伊利集团的资金收购伊利集团的股份。但最终东窗事发,2005年12月31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郑俊怀等人挪用伊利股份1650万元资金进行MBO,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郑俊怀6年有期徒刑。后经两次减刑,他于2008年9月刑满释放。

 

雪崩的中国乳企

“出来后也得生活啊。”谈及过往,郑俊怀很释然。

在出狱后的两年里,郑俊怀奔波于北京和山东两地,在一些软件和新能源企业做顾问。直到2011年5月,年近65岁的他来到牡丹江重操旧业,担任红星乳业CEO,公司内部员工私下喜欢称他为“老爷子”。

自从出狱后,郑俊怀一直很低调。直到今年11月12日,他才首度接受媒体采访,谈出狱后6年多的心路历程、现状以及未来如何带领红星乳业走下去。

其实,早在狱中时,就有河北、山西以及东北的乳企前来相邀,但郑俊怀认为当时尚无自由,谢绝了各路好意。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经过两次减刑的郑俊怀虽然提前出狱,但也一脚踏入了遭遇“雪崩”的中国乳业。时至今日,郑俊怀还清晰记得,2008年9月4日出狱,9月9日国家质检总局就派出调查组进驻三鹿集团,9月11日三鹿集团工厂被贴上封条……

 

他当时就感慨:国内奶粉巨头三鹿没戏了。“这时候,我真心感觉到伊利的机会来了,三鹿在国内占据的超过10%的市场份额将让给其他乳企”。但郑俊怀万万没想到,此后,伊利、蒙牛等企业会纷纷卷入其中,中国乳业的巨变让干了一辈子的郑俊怀也看不懂了。也正因为如此,出来后两年多他没有立刻重操旧业。不过,在苦于生计的同时,他也花了大把时间走访调研。

直到2011年5月初,郑俊怀坐上了开往牡丹江的火车。

重操旧业,信誓旦旦

放下很难,放下之后从头再来更难,郑俊怀却和这两种“难”干上了。

“创业是很艰难的,初期为了给股东省钱,出差都是坐火车。”郑俊怀说,“我来这里并不图挣多少钱,事实上也没多少,就是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好。”也正是看中他的这种不成功誓不罢休的决心,昔日朋友纷纷投资以表支持,全国各地的人才也慕名而来。郑俊怀坦言,越是有人投资,投资越大,他越感到责任和压力。

不过,这种压力并没有成为包袱,郑俊怀轻松地将其转化成了动力。

有钱了,有人了,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做了。郑俊怀认为,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再走传统老路一定没有出路。他很清楚目前的乳业形势: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前,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中,国产品牌占70%,洋品牌占30%;但眼下恰恰颠倒过来,国产品牌萎缩到三四线市场甚至农村市场。

于是,他坚持做高标准产品,从设备到工艺再到管理,确保产品符合欧盟最高标准。好产品需要好工艺,好工艺需要先进设备,仅喷雾干燥系统中增加旋风分离器一项,红星乳业就多投资了500万元。经过一系列更新升级,红星乳业牡丹江新工厂最终投资超过3亿元。

 

今年9月,红星乳业牡丹江新工厂投产,在婴幼儿配方奶粉的销售模式和渠道上,郑俊怀也动了不少脑筋。“绝对不能走传统通路,一来红星不可能组建那么庞大的销售团队,再者如今的妈妈们都是80、90后,手机、电脑不离手。”郑俊怀认为,互联网浪潮是红星做大做强的机会,目前公司在学习小米的粉丝营销方法,主推电商渠道,一个客户一个客户去做。

“等到粉丝客户积累到20万的时候,红星会推定制奶粉,产品从奶源地到宝宝口中,不会超过1个月。”郑俊怀称,这样不仅保证了奶粉的新鲜,同时实现全程可追溯,消费者可以通过手机扫描奶粉罐底部的二维码来查看奶源地、生产批次和质检报告等信息。他自信地表示,未来三到五年,红星要进入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领先行列,至少进入TOP3。

为了紧跟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郑俊怀还考虑停用使用了5年多的诺基亚手机,“换什么呢?听说小米不错,嗯,就买小米吧。”

起码干到70岁

2014年,从爱民区西地明街1号向北500米,就是北门公园。每天清晨,一位来自内蒙古的老爷子会准时来这里爬山。他就是郑俊怀。

换成其他老人,65岁正是公园遛弯、喝茶看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但郑俊怀却忙于冲锋陷阵,白天处理公司事项,晚上回家还要召开电话会议。为了保证体力和精力,郑俊怀每天早晨起来爬山,冬天6点半,夏天5点,凌晨三四点就醒了。

郑俊怀在牡丹江市区搬了5次家,直到搬进这所员工公寓之前才暂时安定下来。这是一套二室一厅的简装公寓,通常,郑俊怀会摆上些干果,放几个板凳,和员工围坐在茶几旁开会。他开玩笑称,“每天同事们都来他家里‘混吃混喝’”。“绝不能满足现状,不断给自己设立新目标,我在‘原来的那个企业’就是这样,从冰激凌到常温奶再到奶粉,不断突破。”郑俊怀说,这就如同爬山,只有到达一座顶峰,才能看到更高的山峰。

对于爬到顶峰,郑俊怀很有信心。与其他大企业大品牌相比,红星乳业犹如轻装上阵,没有任何思想包袱,开发一个客户就维系好一个客户。

郑俊怀说,他起码要干到70岁以后,如果哪天股东不需要他了,就不做了。在郑俊怀入狱之后,接受伊利的是潘刚,在提及潘刚的时候,郑俊怀是这样说的“(潘刚)是我培养的,我不后悔。我也培养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牛根生),也不后悔,因为他们都在给社会做贡献。坐牢之后把什么都看淡了。”

和很多成长与1950年那个物质匮乏年代的人一样,郑俊怀节俭的有点吝啬,即使在主政伊利时。在牡丹江红星,他的下属于晚辈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是,老爷子一次买了5条一样的裤子,一条50块钱。郑俊怀不在乎自己吃什么,也吃的很少,在北京办事时坐地铁,街边上的一碗面是他果脯的主食。

时运很微妙。上世纪90年代,46岁的郑俊怀出差海南,彼时他刚把伊利送上市,忙碌,风光无限,在那里一位“大师”和他攀谈,内容大意是你少年困苦,当下风光了得,但50岁出头会有一难,“要么进医院,要么进法院”,结果一语成真。

郑俊怀在回忆七这些时叹了口气,“我不信这些的,晚年会平顺,监狱都过来了,还能怎么样呢?

标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从负债2.5亿到身价600亿,成功秘诀竟然是脑白金

世人多凡胎肉眼,见人显赫,则畏而重之,见人沦落,则鄙而笑之!从巨人汉卡的月入千万到建造巨人大厦破产;从风靡一时的脑白金到疯狂进账的征...

2018-04-03 标签: 脑白金
刘敬文:卖最“维吉达尼”的干果

从2011年刘敬文创建维吉达尼这个品牌,转眼已经过去4年了。现在的维吉达尼在新疆喀什当地和网上已经小有名气,很多购买产品的客户与农户成为朋...

2018-04-03 标签: 维吉达尼
破壁者,杜国楹和他的小罐茶

  小罐茶创始人杜国楹  小罐茶,大师作。在茶行业的黑暗森林中,从无到有打造出一个现代茶品牌,杜国楹是怎么做到的?  上山  2012年...

2018-04-03 标签: 小罐茶
海天味业庞康:卖酱油卖到1600亿

2014年2月11日,海天味业在A股上市,市值当天逼近500亿,造就了34个亿万富翁。...

2018-04-03 标签: 海天味业
爱是晨曦 德国双心保健品 千卓创意
博评网